西安新闻网_今日西安新闻头条资讯!

西安新闻网_今日西安新闻头条资讯!

西安新闻网,是西安知名度和影响力的门户网站,是西安最新新闻的原创内容撰写和收集的重要媒体之一,每天定期发布西安最新的时政新闻信息。西安海恒达远科技负责向世界介绍西安,展示西安,宣传西安,推广西安!

菜单导航
西安新闻网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芬兰教育神话,下一站接棒的是中国?

作者: 西安新闻 更新时间: 2019年12月11日 14:43:21 游览量: 102

简述:

鲜有人知,自芬兰在PISA中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功以来,向世界兜售教育即成为芬兰的任务之一。通过PISA,芬兰俨然创

原创: 文德 活字文化
2018PISA测试结果甫一出炉即引发热议。我国北京、上海、江苏、浙江四省市作为整体参加测试,在阅读、数学、科学3科中均排名全球第一,成绩令人瞩目。而这已不是中国第一次在测试中取得第一的成绩,2009年上海代表中国首次参加测试,获得第一;2012年上海再度夺冠。这样的成绩恰好印证了芬兰赫尔辛基大学教授文德在其著作《破解神话——还原真实的芬兰教育》(以下简称《破解神话》)中所提到的——教学功绩:芬兰唱罢,亚洲即将登场!

芬兰教育神话,下一站接棒的是中国?

2000年,PISA测试开始的第一年,芬兰位居榜首,此后表现一直不俗,乃至收获“芬兰教育世界第一”的赞誉。近期纪录片《他乡的童年》有关芬兰一集,以“芬兰教育全球领跑的秘密,不仅是没考试和不竞争”为题,在大众面前展现了一个他乡的美好童年:这里的学生没考试,零压力,成绩好;教育公平,学生自主,几乎满足了我们对教育的所有美好想象。
鲜有人知,自芬兰在PISA中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功以来,向世界兜售教育即成为芬兰的任务之一。通过PISA,芬兰俨然创造了自己的教育神话。而今中国正在接棒芬兰。
芬兰的任务:向世界兜售教育?
文 | 文德

芬兰教育神话,下一站接棒的是中国?

芬兰赫尔辛基大学教授,TENSION(教育的多元性与跨文化性)研究组负责人,SEDUCE(社会、文化与教育)博士院副主任,中国人民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特聘专家。主要研究领域为跨文化教育、多元文化社会学、师生流动,在国际上出版50多部著作,发表100多篇研究性文章,成果丰富。多年来,他造访澳大利亚、加拿大、卢森堡、马来西亚、瑞典等多国,研究各国教育模式,同时也在不断审视总结芬兰教育的经验,反思芬兰教育的前路到底应该去向何方,是欧洲教育跨文化交流领域最为知名的专家之一。
“对芬兰人来说这真是一个全新的局面。10年前,也就是2002年以前,我们很少被邀请去哪里,但是现在,如果有人想听芬兰的故事,那我们……你知道我会去的……因为我也明白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,某一天,我们会被他人所取代,然后所有的一切都会变成美好的回忆。”
——芬兰教育与文化部下属的国际事务交流与合作中心主任帕思·萨尔伯格
在过去的30年间,教育政策变成了“大量专款投入的多边政府责任,以及对教育成就专业化国际化的研究”。这种现象随着各类组织的国际研究增多而愈演愈烈,比如国际教育成就评价协会、经济合作组织。他们的研究指出了世界范围内教育政策的差异,同时也开辟了一个“教育国际竞争的时代”。因此,每种被认为优质的教育体系都会迅速成为一种出口的商品。
教育产品的买卖是名符其实的金矿。澳大利亚的年收入从50亿美元(2000年)增长到 191亿美元(2009年)——其中教育成为出口最多的服务。同样,美国商务部在2009至2010年通过出口教育获利超过200亿美元。但是,全世界出口教育的翘楚当属英国,2008至2009年获利341亿英镑。
自从芬兰在PISA中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功以来,决策者们便在芬兰教育出口方面投入巨资,打算“出售”师资培训者、教师、芬兰的教育考察项目,甚至是在其他国家建立芬兰学校。

芬兰教育神话,下一站接棒的是中国?

纪录片《他乡的童年》截图
1917年芬兰独立以来,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芬兰试图建立典型的福利国家教育体系,其方针就是团结一致、普及基础教育以及各地区之间的平衡。许多作家都指出,一直到60年代,芬兰的教育还不是特别突出:“当时,芬兰教育与马来西亚或秘鲁在同一水平上,落后于北欧邻国——丹麦、挪威和瑞典。”但从80年代末起,芬兰的教育政策转向了新自由主义,教育和市场的联系日益加深,效率、生产力、竞争力、国际化以及放松对民生项目(医保、社保等)的管制成为决策的中心。用来解释芬兰奇迹的一个论据——决策权下放——与90年代严重的经济危机以及新自由主义有关,国家缺少资金,希望地方政府能够独立解决学校的财政问题。这场无声的革命为这个北欧国家的新教育思想和政策作出了贡献。
售卖芬兰教育体系及教育参与者的想法起初源于芬兰积极实行的“国家品牌”计划。实际上从2008年起,就已经存在对于芬兰教育的营销。时任芬兰外交部长亚历山大·斯图布(Alexander Stubb)就通过成立智囊委员会将“芬兰品牌的力量”官方化,“为芬兰制定一项战略,以应对与芬兰形象相关的外部和内部挑战”。智囊团的目标是探究芬兰如何通过三个关键词——功用性(设计)、自然和教育——来解决“世界上最棘手的问题”。
2008年以来,“教育出口”这一说法在教育学术圈传播开来,售卖芬兰教育的项目也在增多。现在,各种各样的机构都在“出口”培训、师资、师资培训者甚至是学校。买家纷至沓来,但似乎最大的客户是沙特阿拉伯、中国和阿联酋。对于实行了3年“自治”(意味着大学要或多或少地自主解决需求,来自中央政府的支持将越来越少)的芬兰大学来说,出口芬兰教育是福音,是不容忽视的金库。我所工作的教育系就经常接待国外同行,向他们介绍、售卖“芬兰奇迹”。而且访问也并不是免费的,比如访客如果希望拜访教育委员会,可以通过邮件与教委的代表联系,20个人的代表团访问2个小时需要支付1000欧元。

文章链接:http://www.chinastbc.com/gn/167218.html

文章标题:芬兰教育神话,下一站接棒的是中国?